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白天
加入时间:2015-06-2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声明----我不写诗了,我的诗作废、直到消失。不论现在将来、即便我死之后,都不许任何单位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再提起我的诗歌。否则操他妈。我的声明只针对大陆杂种文人,而不针对大陆以外的人。我此次到台湾,在网络上作最后一次宣传。而在大陆,我已经退出文学行当了,再也不想搞文学了,大陆任何人若提及我的作品,世世代代男盗女娼。

天歌


    序诗

太阳升起,百鸟欢唱
大海露出了迷人的笑脸
晶莹露珠闪耀着夜晚的梦
歌声飘过,欢乐的山村里
走出一个又一个丰收故事
在这美好时刻,是谁
依旧留在深深的夜晚
苦苦追寻失落万年的记忆
离群索居,坚守贫穷
难道只为获得内心平静
走进尘埃埋尽的岁月
追忆天地初成的清明宁静
和生命之初的和悦纯真
这注定是艰难而又漫长
而且永远没有终点的梦
   
有限的生命投入无限的梦中
重重灾难曾经拷问过无数英雄
为什么要追寻,追寻的又是什么
不能回答,有谁知道我的心声
也许我只是想洗净尘世的侵染
也许我只是想让心灵自由飞翔
穿越万年重重的迷雾
去领略原本属于我们的光辉
如果这就是使命,无论谁赋予
我都将一如既往的远去
以此来慰藉永恒不息灵魂
落满风雨的翅膀注定要折断
落满尘埃的心灵注定要孤独
在尘埃中追寻失落已久的梦
让孤独的心灵获得永恒平静
   
用干枯的手指叩问无人的柴门
我寻找已久的乞丐已死去千年
带着他留下的那盏油灯
走过夜晚,我终于来到了一个早晨
穿过无人的原野,来到一个洞穴
腰系树叶的人们正在做一场祭祀
祭祀的是谁,祈求的又是什么
没人回答,和蔼的长老眼含泪花
他举起粗壮有力的手臂
指着天空,坚定而又虔诚的说
猛兽必将要回归它们的山林
子孙注定要在这里繁衍生息
以后的事我不可能知道
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圣人
以前的事也没有人知道
谁也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圣人
时光的脚步已经远去
留下的只是永恒不醒的梦
我们在时光的废墟上筑起祭坛
奉献了一个有一个血染的黄昏
无数的血腥,无数的杀戮征战
无数的饥饿,无数的水旱灾荒
但愿我的祈求能给天地带去慰籍
让宁静光辉落满痛苦的心灵
如果智慧泉水不能是你清醒
所有文明也不过是夜晚星辰
我曾用海水洗涤苦涩的记忆
用露珠滋润已经干枯的心灵
暴风和雷电一次次的揭示着贪婪
难道你走不出心中无谓的沉寂 
在温暖的篝火中安然睡去吧
到梦中去倾听心灵的哭泣
   
刚刚进入黑夜的宁静
晨曦又一次唤醒了黎明
告别洞穴,百鸟的歌声洒满了征程
飘渺的云海中漫步前行
我拈起一朵雪白的花朵
来到一片没有尘埃的森林
祥和的阳光照耀着祥和的梦
清明的山风吹拂着清明的心
将白花献在没有祭司的圣坛
森林里传来了深沉的声音
我知道你要来,因为你是诗人
这里就是你寻求已久的梦境
这里只有天地初成的宁静
尽管我已是十万年的等待
可这里没有你寻求已久的歌声
啊,只要心中拥有无限宁静
神圣的歌声自然会回归心中
一切的一切你都明白
你为什么永远沉迷不醒
既然已经知道这里一无所有
你为什么还要苦苦追寻
神圣的地方怎容尘俗侵扰
这里即将化作万恶的地狱
你的罪孽已经不可饶恕
就让灾难励尽你的沉迷
   
霍然觉醒我已置身幽暗的天地
忘川的水已沥尽了珍珠的光华
贪婪是怨恨仇视杀戮的祸根
成功是欺骗盗窃掠夺的光辉
叹息汇聚成令人窒息的阴霾
所谓的王者仍旧在喋喋不休
不愿忘记罪恶才是最大的罪恶
所有的惩罚都显得苍白无力
就在我选决意去的时候
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来到面前
为什么离去,这里并不是地狱
你看看这里阳光是多么灿烂
一切美好只不过是善良的梦境
人世间早已是罪恶累累
你所寻找的天堂虽然真实存在
虚伪心灵却看不到归去的路径
贪欲和罪恶早已混淆了黑白
几千年来还没有人走出迷蒙
啊,当然可以选择远去
可你再也不会拥有真诚的笑容
厌弃罪恶其实就是罪恶
面对罪恶才是坦然真诚
我说;感谢你给我带来阳光
和忠告,可我还是要离去
   
走出地狱,却仍旧没有走出悲哀
甚至我分不清地狱和人间
欺诈横行赤地千里饿殍遍地
绝望和悲哀充满了流民的双眼
战争掠夺饥饿恐慌里尽是谎言
累累的白骨堆起了一座座丰碑
无数饥饿伤残的人将我围困
恐惧和不安汇聚成阵阵雷鸣
你是诗人?请你用你的歌声
引领我们走向和悦静穆的家中
惊愕之余我不得不为诗人羞愧
至今还没有一部用宁和 平静
来引领和滋养生命的诗歌
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诗人
难以面对无比悲惨的现实
我无能为力,我只有远行
   
无数个日日夜夜艰难跋涉
在路的尽头遇见一个老人
他说;我已走尽所有道路
却没有找到我心中歌声
虽然我是一个失败者
可不能把胜利和光荣带走
我不是第一,你也不是最后
我们都是命中注定的传承人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们就是传说中的诗人
我们因为使命而过早的腐朽
诗歌因为不竭的传承而神圣
我们传承的诗歌早已丢失
所传承的只是万年追寻的足迹
我留给你的只有诗人称号
和最后胜利者所拥有的光辉
我最大的悲哀是和所有诗人一样
至今还不知道诗歌的踪迹
   
来此远古的传说代代相传
神圣的歌声来此天地之前
在一无所有而无所不有的天宇
神圣的歌声万万年传唱不息
洪荒的天宇万古宁静清明
随着天宇深处的一声爆炸
蓝色为天,黑色为地
造就天地的是盘古和女娲
当羲皇奠定了高贵血统
当燧皇就照亮了寒夜梦境
当炎皇挖开黄土育出第一粒粟
那支神圣的歌声就被人忘记
从此天地失去了原来的宁静
从此万物失去了原来的温磬
失去宁静天地就是灾难的家园
为此诗人苦苦寻求了万岁千年
   
我是一个诗人,生于1967年
那本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三月
阳光下却隐藏着罪恶和阴谋
一只贪婪黑手摧残了无数家园
苦难和罪恶煎熬着天地的余辉
动荡和恐惧占据了白天和夜晚
自从十年洪水劫洗了童年
饥饿寒冷将我送上了黑暗深渊
没有阳光天地难道只有死亡
一个自称诗神的乞丐收留了我
他庄严的说;你才是诗神
对于这个无比神圣的称号
你要用生命和鲜血来供奉
面对命运安排我并没有恐惧
可我心里却尽是迷惘和忧伤
即将死亡的诗神告诉我一个秘密
你将和我一样,无限悲惨死去
   
看到诗神含着笑容安详的死去
于是我决定去寻求古老的歌声
经历了无数失败和长久的等待
将桂冠交付与你我就完成了使命
但愿诗人光辉引导你走向远方
但愿你的歌声能引领天地回归宁静
   
不容推托,我接过桂冠
诗神已无声的倒地死去
当我第一滴泪水滴到地上
他已消失,在他尸体消失的地方
生出一支雪白雪白的百合
戴上桂冠,手执百合
无限的歌声涌出了我的记忆
阿!那是古老的歌声,那是神圣的歌声
那是珍藏在天地深处的歌声
于是我不由自主的放声歌唱
让歌声去实践我梦中的预约
歌声飞过平原森林和无际的高山
飞越大海荒漠和无垠的废墟
穿过了重重的风雨和乌云
穿过了无情的黑暗和死亡
   
希望之花在故乡悠然开放
阳光露出了她久违的笑脸
废墟上筑起了坚固的城堡
宽阔的道路通向天的那一边
汗水酿成的美酒香气迷人
鲜花开满了三月的梦岚
在这无比幸福的时刻
我不过是一只路过天空的鹰
群山如万马奔腾直赴西方
青海湖水安抚着受伤的母羊
昆仑山的雪莲花泛着莹莹灵光
圣女峰是不愿揭开盖头的新娘
饮烟升起的南方依然鸟语花香
悲壮的舞台后面尽是屈辱和悲凉
低沉歌声歌唱着北方的忧伤
荒凉草原并没有传说中的牛羊
在一个无比辉煌的黄昏,来到海边
我更愿意倾听孤独的呼唤
深深的叹息从海底传来
诉说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故事
贪婪触动着海底每一个角落
这里的宝珠点缀过威严的王冠
海水埋尽了无数个辉煌梦境
鲨鱼也不愿倾听无穷的幽怨
   
海鸥的身影带来了黎明气息
让我们用愉悦心情迎接太阳
为太阳赞礼,并以诗人名义
为初生的太阳赋予神圣笑容
作为天地遗孤我仍要回归夜晚
把欢乐留给早晨,留给乡村
我要回归夜晚,牧放天国的马群
把桂冠和百合放在无人海滩
千年后将有一个乞丐将在这里
获取诗人光荣,1967年3月
这个因为平常而神圣的季节
也将被奉为诗神的诞辰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