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伪诗,才能见好诗(评论∕唐海林)

作者: 潜川之龙 2015年11月14日13:10 浏览:234 觉得不错,我要 赞赏

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没有最贱,只有更贱!
  
    一句话形容这犯贱的诗坛:当9岁的铁头,以一首《如果妈妈是只小贱猫就好了》在内的诗歌在网上呈刷屏之势,燎原网络诗坛。孩子早熟的想象很肥大:“妈妈很贱∕我爱她∕我和姥姥没有爱情∕她实在太老了……我和老婆也没有爱情∕她现在还是个小屁孩”等废话体,成为诗歌流行的爆点。这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颓废体”市场话语兴起,一度挫败了余秀华的“脑瘫体”。因而,备受某些网民的追捧和青眯。

    虎妈制造也好,媒体捧读也罢。用裸体、下半身创作,吸引读者眼球,置身在这个光怪陆离、物欲横流的时代,像《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性之类低俗、庸俗,离经叛道的诗歌蹿红诗坛,让本就启蒙语境式微,优秀诗歌备受压抑的现代诗坛,我们的民族瑰宝、与经典诗歌创作,恐难再复现?!

    古有岳飞《满江红》,当代有毛泽东《沁园春·雪》等诗歌力作,如猛擂战鼓动九霄。遥想华夏神州,北宋“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今天,南海动荡,钓鱼岛至今未归。然而“隔江犹唱后庭花”意淫休闲式的老调循环重弹,不知猴年马月,中国诗坛——才会出现力挽狂澜、横扫萎靡之气,“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陈子昂式的大诗人再度出现?

    铮铮风骨,潜心创作诗歌,唯有羽扇纶巾,方能填充细节。因为诗歌创作,本就是灵与肉的搏斗。诗人,只有为真豪杰,用生命的亮色,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担当又干净、刻骨铭心,流传恒久的优秀诗歌力作。

    教育的“功利化”,让9岁虎头失去童趣、童梦、童真,从而他的诗歌必然会缺少丰沛的诗歌意象。这就是把余秀华抬到狄金森的高度,贬低“心灵鸡汤”的汪国真;必然会让市场竞争中,急需励志小语和精神安慰剂的大众读者失去方向。从而误读伪诗,把诡辩视为雄辩,把粪土当成黄金,把口语化类三流诗歌,当成热读诗歌的唯一。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饱浸着泪水?因为,我对这一片土地爱得深沉……”重温艾青的诗句,那种热血浩中原,忠诚肝胆绝的诗歌,令天地动容。远的不说新月派徐志摩《再别康桥》里的浪漫深情;单单那个如火如荼时代里,国破家亡和苦难造就的一大批的优秀诗人,他们是中国现代诗歌的纪念碑。再回首:现代舒婷与海子,代表作《致橡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以及,在励志诗歌上无人能比的汪国真,他那广为传唱的《山高路远》与《热爱生命》等诗篇,就让一代又一代读者热血沸腾、备受鼓舞。

    繁华时代,群星璀璨。中国现代诗的探索,一直是“菊”与“刀”的舞蹈。这种离阳光最近的坚守,经历了多少改革的风雨,囊括了多少岁月的变迁,至今——依然是,生命不息、探索不已。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菊”与“刀”既是对立,也可以使相互交融和统一的。菊花刀合二为一,这种中国现代诗史上称谓主体与客体:即“小我”生存状态,与“大我”写时代、写政治、写现实有机统一,意欲创作和批评必须相辅相成,才能相得益彰趋于完美。牵涉到个人的诗歌创作,就是忧郁的“小我”和波澜壮阔的“大我”之间,可以有所偏重,但绝不能有所偏废。


    这样,“小我”和“大我”携手并行,才能相得益彰趋于完美。中国新诗创作才能有大发展、大进步!

    现实是批评的缺席,让优秀诗章蒙羞!海子之后的纯诗坛,“梨花体”刚刚卸妆,“羊羔体”就粉墨登场。“羊羔体”还未捂热,“废话体”与“脑瘫体”就席卷诗坛闯入大众视野。新诗探索,有些是好事,最起码让大众注意到诗歌。但诸如“废话体”与“脑瘫体”,一些用垃圾语言堆砌,用精神污染源分行码字,如果这种回车键式的创作也能算作是诗歌?那么,后现代人隔开历史文化的风尘,用他们来评价当代中国诗坛诗歌创作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会醉了?

    因为,这样堕落的象征与意境,这种汉语诗歌的复兴,本身就是一个大笑话!他们,让励志振兴中国诗歌的中坚派,躺着也中枪。

    网络与自媒体的兴起,照理说,诗歌准门槛降低,一展诗词娱人,一现诗词动人,诗人——舞台更大、平台更高、传播更广,为什么,我们就创作不出无愧于诗人自己,无愧于时代的经典力作?

    面对责问,大众的审美趣味,决定媒体们的关注程度。真善美诗歌的遮蔽,凸显现代诗歌整体高度与海拔不够。融合与苟合之间,一些专业的批评者,以及,一些“叫兽”级别的专家和精英们,以市场为导向,以点击和购买为唯一标准。诸如汉奸模样的喜好,自然就会倾向那种嘈杂的非锣非鼓,蚊蝇一般嗡嗡文字来包装与炒作,给它们贴金,弱爆读者的眼球,期待能赚个盆满铂满……

    近几十年来的诗歌话题伴随着诗人与传统争吵,继而是批评家与“看不懂”的读者争吵等现象。“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出版社被发行量的捆绑,加上媒体的误导,与其说是读者与诗歌疏远了距离,倒不如说,是大多数中国现代诗人与评论家,把自己推向绝路。乌烟瘴气的诗坛,这些诗歌能称谓“诗”?

    当下,公众诗意的匮乏,使得“中国梦”正能量之类的诗歌有被集体玷污之嫌。媒体捕捉的是大众感兴趣“非诗”类话题。所以,依靠物质滋润的专业评论家们,除极少数有良知还在声嘶力竭、舌战群儒。多数人,笔墨还未见字,脑袋就已发热,举起几回正义之剑后,头皮早就发麻。中庸之道的评论,经不起碰撞,更肩负不起历史与文化的使命担当。为凑点人气,或者,赚足养老钱,他们往往开一枪后便换上糖衣炮弹。撤回刀剑、马放南山,放弃初衷后躲避撞击,只求和谐保平安。随后,一派高头文章,从历史到现实,从文化到诗歌,从市场到创作,引经据典、多方论证,试图能将牛粪变成鲜花,将蚂蚁变成大象……

   “诗何为?诗人何为?”面对诘问,现代诗——

    纯市场制造的诗歌作品,它们的优与劣,相信,只有天知道?在一个用眼睛看诗的“读图时代”,大批心灵高洁的诗作,多被口水淹没。回望家园,只有极少数宁死不屈地存在。比如:于坚、欧阳江河、吉狄马加、韩作荣等,是他们,让中国的现代诗、现代的中国诗,依然保持应有的高度和尊严!

   “诗言志,抒情”,回应热点,批评与评论界这般喋喋不休,念历史经与文化经,念道德经与诗歌经。今天,我们已经不敢奢望,有谁能一招破敌,让伪诗歌、伪诗人们反躬自省。只祈求:真正的诗人,真正的诗歌评论家,上苍能眷顾他们,让他们经得起岁月撞击与时间的检验。

    因为,扎根诗坛,没有坚守的勇气,还谈什么绝地反击?

    “剩者为王”,读者要求诗歌亲民,诗人痴迷于语言实验。然而,当下媒体关注的诗歌从来不是因为诗歌本身,而是从其他兴奋点上捕捉的。当下,诗坛真正的困境是创作主体精神的严重弱化,而非缺少探索。轻佻的批评家与诗作者,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牛虻,哪里有什么信誉可言?

    花鸟明鸣,似水流年,这种矛与盾敞开了此前未被觉察的进步,唯有正本清源、放手一搏,才会让优秀诗歌生生不息、代代相传。

    中国新诗的发展,已有百年历史。这百年来,多少优秀诗人通过自身的创作实践给现代诗“望闻问切”,以优秀作品和高尚理念通过把脉治病,给重塑中国诗歌与中国意境开一剂良方。从而,给中国现代诗创作构造以宏大的精神意象。针对中国现代诗的现状,时下有两种论断正在盛行。第一种观点认为受消费时代的冲击影响读者已经不需要诗歌,再加上诗人介入当下生活的能力丧失,中国现代诗已经处在“岌岌可危”状态中;另一种观点则截然相反,认为中国现代诗处在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时期。网络的崛起、论坛、博客、民刊的盛行都在为诗歌繁荣推波助澜。这是诗歌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好局面,甚至激进者竟然搬出了现任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委员(1988-2004年任主席)的瑞典籍著名诗人卡艾斯麦克,并借他的“金口玉牙”说出类似“中国有世界级水准的诗人”这样的评价。

    现实不容忽视,未来仍需奋斗。回眸昨天、展望明天,立足当下:处在最好也是最坏时期,我们的中国现代诗歌,究竟路在何方?

    百家争鸣,守住诗歌创作的底线。无欲则刚,时代需要诗歌与诗歌评论与时俱进,千呼万唤,苍生需要当之无愧的一流诗作和一流诗评。今天,我所以给这类蹿红诗歌一瓢冷水,因为:如果正义直言不得善待,这则是中国诗歌的不幸,更是诗人的大不幸!作为诗爱者,只有把优秀诗作积极向全国层面推荐,努力与全球诗友共享优秀现代诗歌作品。菊花与刀共荣,才能情透纸背。诗人们与读者群,傍着笔墨、斜倚灵魂,以点滴文字激荡自己,拥着好诗评与好诗歌,一路展翅翱翔……

    闻诗知意,助推中国现代诗理论创作的繁荣。这种穿越,如梅自严寒绽放,如菊于深秋留香。其中的韵味,缤纷多彩,各有芬芳。

   “文学是世界上最慢的历史,是一种最缓慢的精神活动。”正如爱尔兰诗人谢默斯·希尼所言:“当我写一首诗,我的眼睛不是落在读者身上,而是在这里(自己)。”诗歌标准和标杆的判定,在时间和空间没有拉开历史距离的情况下:对于“脑瘫体”的余秀华,以及“伤仲永”般的9岁小虎头的呓语消耗,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流诗歌会输给三流诗歌?耳闻目染,面对这类流行且没有精神气质的诗作,又有谁会坚决说出“NO”,并大声喊出“不”?

    心素如简,缘自菊香。笔如刀锋,其诗必然会惊艳四方!

    今天,当官方对诗歌的约束力几近为零。王冠落地,诗人的光环瞬间消失。当下,在网络与信息化让诗歌近乎平民文学。过去那种不差钱办刊,文学社高举大旗摇身呐喊就不差人的光辉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怀旧”,令官方的审美鉴赏力远远落后于诗坛;“怀旧”,令新华书店变为“怀旧书店”;“怀旧”让感动创作、激情创作,甚至变为“神经病”式的创作……当下,中国诗坛不缺作者,唯一缺少读者。

    当下,现代诗坛整体生态环境处境堪忧,好诗,更显的可遇而不可求。 

    避伪诗,才能见好诗。读一首好诗,相当于品一壶清茶,清香袭人,令人舒适满怀。读一首好诗,相当于赏一园春色,花气芬芳,令人流连忘返。读一首好诗,相当于望一轮明月;读一首好诗,如沐明月秋风,念念不忘、见字留香,世上最美好的事务,仿佛都在阅读的那一瞬间停留!

    反之,伪诗歌横行,双眸必受其累,身心必受污染,诗坛必受其殃。

    深读、精读、细读,阅读一首诗歌,我崇尚那一种简朴的抒情。去伪存真,就是真性情与真文学性的诗歌,阅读这样的作品:在一首诗歌中感知了天地,在一篇评论中读懂了春秋。坐拥诗城,一杯茶、一尊酒,便感悟这纷纷攘攘的世界;捧读一首心灵诗语,就等于坐拥了整个宇宙……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赞赏记录:

诗人热力榜

  1. 詹焰辉 ¥28.0 (1次)
  2. 林大邻 ¥13.0 (2次)
  3. 山宁 ¥12.0 (2次)
  4. 石佳镟 ¥10.0 (1次)
  5. 赵建红 ¥10.0 (1次)
  6. 吴锦滔 ¥6.0 (1次)
  7. 婧暄 ¥5.0 (1次)
  8. 彭卓群 ¥5.0 (1次)
  9. 顿谷 ¥4.0 (3次)
  10. 献县一中王海洋 ¥2.0 (1次)
  11. 雾宿人家 ¥1.0 (1次)
  12. 一寻一 ¥1.0 (1次)
  13. 刘慧龙 ¥1.0 (1次)
  14. 尹学志 ¥1.0 (1次)
  15. 牧浩 ¥1.0 (1次)
  16. 辛泊平 ¥1.0 (1次)
  1. 茹阿玛 ¥102.0 (2次)
  2. 长江居士 ¥66.0 (3次)
  3. 白羽黄页 ¥53.0 (8次)
  4. 龙仞 ¥52.0 (7次)
  5. 山宁 ¥33.0 (3次)
  6. 詹焰辉 ¥28.0 (1次)
  7. 张秀祥 ¥26.0 (6次)
  8. 魚凪 ¥20.0 (2次)
  9. 禾文 ¥20.0 (1次)
  10. 赵国立 ¥20.0 (2次)
  11. 红一竹 ¥20.0 (2次)
  12. 指含梅莲 ¥18.0 (1次)
  13. 郭曙光 ¥16.0 (2次)
  14. 星燃 ¥16.0 (3次)
  15. 黄良成 ¥12.0 (2次)
  16. 郭东山 ¥12.0 (1次)
  17. 刘进庄 ¥12.0 (2次)
  18. 粥饭桶 ¥10.0 (1次)
  19. 嗯老 ¥10.0 (1次)
  20. 彼时月 ¥10.0 (1次)
  21. 涼水 ¥10.0 (1次)
  22. 李革新 ¥10.0 (1次)
  23. 宋志良 ¥10.0 (1次)
  24. 沙坝陈飞 ¥10.0 (1次)
  25. 雷平阳 ¥10.0 (1次)
  26. 沫儿 ¥10.0 (1次)
  27. 双魚 ¥10.0 (1次)
  28. 布衣黑哥 ¥10.0 (1次)
  29. 123LJF木思舟 ¥10.0 (1次)
  30. 紫雲之南 ¥6.0 (1次)
  31. 苏秦0428 ¥5.0 (1次)
  32. 枫柃 ¥5.0 (1次)
  33. 江鲰 ¥5.0 (1次)
  34. 云林清化李 ¥5.0 (1次)
  35. 刘子轩 ¥5.0 (1次)
  36. 祁夫 ¥5.0 (1次)
  37. 榆树 ¥5.0 (1次)
  38. 陶醉 ¥5.0 (1次)
  39. 天涯张辉尊 ¥5.0 (1次)
  40. 海空 ¥5.0 (1次)
  41. 晓禾 ¥5.0 (1次)
  42. 小小流苏 ¥2.0 (1次)
  43. 龚玉林 ¥2.0 (1次)
  44. 娜夜 ¥2.0 (1次)
  45. 黎秋榆 ¥1.0 (1次)
  46. 荏歡 ¥1.0 (1次)
  47. 鸟花羞 ¥1.0 (1次)
  48. 文锦绣 ¥1.0 (1次)
  49. 朱畅行 ¥1.0 (1次)
  50. 范一辛 ¥1.0 (1次)
  1. 詹焰辉 ¥434.0 (13次)
  2. 臭臭 ¥217.0 (9次)
  3. 叶霖叶大帅哥 ¥155.0 (3次)
  4. 山宁 ¥124.0 (15次)
  5. 霍俊明 ¥112.0 (3次)
  6. 任长青 ¥110.0 (2次)
  7. 老滨 ¥100.0 (1次)
  8. 胡坪 ¥100.0 (1次)
  9. 野花自野 ¥99.0 (1次)
  10. 长江居士 ¥95.0 (7次)
  11. 指含梅莲 ¥85.0 (13次)
  12. 黄良成 ¥84.0 (30次)
  13. 柳朵朵 ¥80.0 (3次)
  14. 林大邻 ¥69.0 (11次)
  15. 苍翠江南 ¥65.0 (5次)
  16. 郭曙光 ¥42.0 (6次)
  17. JF冀 ¥40.0 (4次)
  18. 依山而立 ¥39.0 (3次)
  19. 2803忆江南 ¥30.0 (3次)
  20. 林承海 ¥30.0 (1次)
  21. 田国锋 ¥30.0 (3次)
  22. 沉戈山人 ¥30.0 (5次)
  23. 王耀军 ¥30.0 (1次)
  24. 可知秋2020 ¥27.0 (6次)
  25. 朗朗乾坤一侠客 ¥26.0 (5次)
  26. 芳菲2021 ¥24.0 (5次)
  27. 季春孟夏 ¥22.0 (5次)
  28. 江山不记英雄舞 ¥20.0 (2次)
  29. 郭玮 ¥20.0 (2次)
  30. 赵建红 ¥20.0 (2次)
  31. 天子山庄 ¥20.0 (1次)
  32. 榆树 ¥20.0 (2次)
  33. 诗楠 ¥20.0 (2次)
  34. 名山 ¥20.0 (2次)
  35. 竹园先生 ¥19.0 (1次)
  36. 秋辉 ¥17.0 (3次)
  37. 易小笼 ¥16.0 (3次)
  38. 萧郎今又来 ¥15.0 (2次)
  39. 工玉 ¥15.0 (2次)
  40. 余秋声 ¥14.0 (1次)
  41. HX火星 ¥12.0 (2次)
  42. 沙坝陈飞 ¥12.0 (3次)
  43. 月如彤 ¥12.0 (2次)
  44. 跟蜗牛散步 ¥11.0 (2次)
  45. 小小诗生 ¥11.0 (2次)
  46. 六安居士 ¥11.0 (2次)
  47. 陶醉 ¥11.0 (2次)
  48. 崔春峰 ¥11.0 (2次)
  49. 二手志摩 ¥11.0 (2次)
  50. 代雨东 ¥11.0 (2次)
  1. 李增宗 ¥7505.0 (222次)
  2. 代雨东 ¥4589.0 (60次)
  3. 董凤云 ¥4482.0 (29次)
  4. 二月风雪 ¥4163.0 (82次)
  5. 海空 ¥3224.0 (1187次)
  6. 邱墨59 ¥2276.0 (25次)
  7. 不是我是风 ¥2033.0 (213次)
  8. 冯书辉 ¥1904.0 (7次)
  9. 野花自野 ¥1857.0 (17次)
  10. 度母洛妃 ¥1697.0 (58次)
  11. 亮剑风云 ¥1414.0 (27次)
  12. 林大邻 ¥1382.0 (137次)
  13. 山宁 ¥1207.0 (144次)
  14. 月光经典 ¥1196.0 (70次)
  15. 皋亭望片雪 ¥1085.0 (174次)
  16. 翠袖寒 ¥1074.0 (28次)
  17. 浪心 ¥1036.0 (25次)
  18. 陆尘风 ¥1001.0 (3次)
  19. 芳之余华 ¥1000.0 (1次)
  20. 精彩的活 ¥993.0 (12次)
  21. 刘源望 ¥936.0 (12次)
  22. 晓雾 ¥924.0 (31次)
  23. 禺农 ¥901.0 (39次)
  24. 沉默的礁石 ¥893.0 (30次)
  25. 一千莲 ¥888.0 (55次)
  26. 田永全 ¥858.0 (106次)
  27. 指含梅莲 ¥784.0 (82次)
  28. 依山而立 ¥757.0 (97次)
  29. 张秀祥 ¥748.0 (225次)
  30. 庄涛 ¥747.0 (22次)
  31. 张鹏飞 ¥731.0 (71次)
  32. 一米田心 ¥724.0 (13次)
  33. 冷水 ¥709.0 (98次)
  34. 逆光之恋 ¥695.0 (31次)
  35. 琉璃月樽 ¥647.0 (7次)
  36. 晓禾 ¥632.0 (130次)
  37. 青剑 ¥632.0 (32次)
  38. 宜茂 ¥624.0 (34次)
  39. 阿强 ¥590.0 (59次)
  40. 詹焰辉 ¥586.0 (18次)
  41. 星燃 ¥584.0 (141次)
  42. 天涯张辉尊 ¥576.0 (98次)
  43. PMken ¥566.0 (12次)
  44. 蔡静思 ¥551.0 (86次)
  45. 苍翠江南 ¥535.0 (55次)
  46. 郭东山 ¥525.0 (10次)
  47. 王米 ¥510.0 (4次)
  48. 南惠萍 ¥502.0 (61次)
  49. 珮公 ¥482.0 (17次)
  50. 方书兰 ¥458.0 (8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