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严琼丽
加入时间:2016-01-08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严琼丽,汉族,云南省作协会员,1994年3月生于云南师宗,毕业于云南财经大学。有作品发表于《诗刊》《山花》《青海湖》《星星》《中国诗歌》 《圆桌诗刊》 《中国汉诗》 《边疆文学》《青海湖》《圆桌诗刊》 《飞天》 《滇池》等,入选第七届《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

独孤的酒,人间的鬼(组诗)



1.    纤夫渔酒

纤夫收拢了散落成点的太阳
打着渔船,游进巷道深处的小酒馆里
倒挂的渔网,借掌柜做临时的酒幡
篓中的小鱼,留有一半,给困在家里的猫咪

白天,纤夫对着水中的人说话
晚上,纤夫还要对着水中的人说话
只,白天,纤夫对着地上的水,独语
晚上,纤夫对着天上的水,对话

2.    偷酒的男人

扛粮食酿酒的汉子,刚躺下
又一个男人,从远处的海港赶来
鞋子里挤落的星辰,升到头顶的幕里
引着他,渡进泸州的酒窖里
偷一个大坛子,妄图用里面的海
拯救他的35岁


3.    孤独的鬼

狗打失的时候,他唯一能仰仗的人
也用扫把,把他扫出了门
人,孤零零地活在亲人之中
孤独的像只没有宗系的鬼
孩子骂他是个酒鬼,妻子口口声声懦夫
肩上背过的石头,只有身后闪着灯光的屋子
烙着他的名字


4.    独自面对月亮

放下盅子,又端起土碗
我路过大湾子的时候,11岁
正逢张叔叔家儿子娶亲,一大家子人
围在伙房里
炸完圆子,又蒸甜肉

大蒜,一筲箕地陈列在放薄荷、芫荽的大锑盆里
烟筒一支倒在本家大哥手里,一支歪在舅子李福全手里
掌勺的师傅们,炖着鸡,搓麻将
张叔叔走到院子里,洗菜的女人早散了
他倚着青灰色的大砖,独自面对月亮
“我这辈子,总算是了了一件大事!”


5.    用酒洗身子的女人

她为什么不可以,像茶花一样
在空谷里独自开放,独自枯萎?
生活这块抹布
让她洗净了若干个碗
独独,洗不净心里那块污渍

烧完水,下午,她就不做家务了
从柜上取出一家之主珍藏的那瓶酒
猛地,从鱼尾纹灌到青春痘


6.    那些可怜的人

那些可怜的人,不敢在太阳下
直起身子,每走一步,都要环顾四周
唯恐,不经意间,滚落出来的那句话
成为剐自己的钝刀子,他要么低头沉默
要么,在稿纸上仔细推敲之后
才唯唯诺诺地点头

就连喝酒,他都是颤抖的
唯恐,酒精壮破了他的胆
让他困了大半生的兽
冲破铁笼,咬碎他的后半生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