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安峰
加入时间:2016-08-2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杭州电视台主持人,浙江省作家协会员。浙江省散文协会理事。

场景的温度(组诗) 安峰


一月的废墟



一群麻雀,叽叽喳喳

在废墟上啄食一个“拆”字

啄食一段记忆

一只玩偶,双眸清澈

无视自己胳膊的伤残

选择与一块勤劳的海绵为伍

占据了0.2平方米的时间



弯腰的是拾荒者,抬头的

是缅怀者,戴草帽的人

拾起钢筋、铜丝

拾起艰辛日子里的钙片

穿风衣的人目光凝重

北风拨动他的连鬓胡子

像镊子拨动瑞士手表的精密机芯



一架打动过午夜的半导体收音机

和一只蓝色的雨靴相偎相依

这是住惯了的地方

它们久久不忍离去

雨靴:一个咄咄逼人的问号

追问着主人的去向

我认识它的主人

此刻她行走在另一条

下过冬雨的街道上







四月的养老院



屋檐下飘拂的灯笼流苏

拂去了昨天夜里悲泣的余音

养老院的白天,波澜不惊

院长在支路上打着手势

指挥两车交汇

避开那只受过惊吓的

果壳箱

墙根的阳光柔软、蓬松

像白花花冬天的河床




一排轮椅上的老人,光头锃亮

仿佛河床里不屈的鹅卵石

质地纯正,泛着象牙的光芒

那里似乎有湍急水流冲刷的声响

细听,只有流苏

在喃喃自语



汪汪,汪汪

围墙外激烈的犬吠,像油菜花香

叫醒了老人的睡眼

也叫醒了磨旧的

充满行走欲望的胶鞋

叫醒了所有的影子

吠声像晨雾,渐渐散去

我摩挲着老人手心消褪的那些硬茧

像精心檫拭着他们剩下的

为数不多的好时光



七月的酒巷




酒水的的味道渐渐升高

升上了春天筑就的鸟巢

微醺的楼群洞悉了它的惊讶

哦!我何德何能

竟能到达如此高度,握住流云



骄阳亲吻沥青

路面软化,一秒钟

进入酿酒状态

酒气袅袅,袅袅酒气

年少轻狂的手指,叩响一扇

新装的木门

青苔入老境

路牌才中年



到了夜晚,蛙声有备而来

贴着墙根,游走于

幽静的古巷

它们一遍遍久久为功

为清亮的酒液和闪烁的星辰

凿出一条

隐秘的通道





十月的荷塘



秋雨一针一线

缝缀起涟漪的针脚

但它们忘我的匠心独运作

却再也缝不出一件

荷香的成衣



枯荷容颜憔悴,但表情沉静

它们的臂力,足以折叠羞涩的雨声

借助蜻蜓的复眼,它们观察着

在夏天爱过它们的人

一些人离去的时速

一些人驻足的时长

在离去和驻足之间,空隙大于5厘米

这道老式邮筒的开口

足以投递它们

一生的履历



从荷塘上撤离的蜻蜓

捧走了这个秋天最后的动容

枯荷在弹奏摇篮曲般的雨声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这个安静下来的尘世

终于吸吮到了

声音里的营养

雨水为什么会开花?


雨水里居然开出了鲜花,雨水里该拌了多少
泥土的营养?雨水还得央求那个一时半会儿
不肯起床的太阳
暗中扶一扶雨花的芳香。        
 
菊花台,梅岭岗,雨里开的究竟是什么花?
花中二君子争相谦让:
那,是梅!不,不,是菊!
天空正饱含雨意,孩子不安地挪动脚掌:哦
我会踩痛那些将要落下的雨水吗?
它们可是
——花朵的亲娘!        

本来雨归雨,花归花,可是软软的雨水,居然
拧出妙笔,生出了那么多的雨花!
当汗水、泪水和雨水混为一谈,所有的劳动与
伤悲,都听到了
花开的声响。

鲜花无处不在!          
手掌心的茧花,已经接受了雨水的委托
在干旱的日子里,继续打磨尘世间
开花的愿望。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