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莫卧儿
加入时间:2016-10-2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70年代末生于四川。著有诗集《糊涂茶坊》《当泪水遇见海水》《在我的国度》,长篇小说《女蜂》等。曾获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第五届徐志摩诗歌奖、《现代青年》2017年十大诗人等奖项。

女入殓师


她入世,用天平精确称量
炼狱炽热与人间冰冷
调试好比例
分配给轮回线上的
痴男怨女

她有一副出世的好胃口
站在悬崖边缘
吞咽大面积的寂静与昏厥
不反刍小片泪水
只在某次手术
从体内取出过带咬痕的结石

据说经过上乘裁缝术
散落的心跳与四肢再度聚合
不会像大陆板块撞击后
一般难以相容
当她用右手为你们粉饰妆容
左手必然深谙
抚平火山的技艺

夜晚寂静
爱人,你要听清
那身体内每条河流的潺潺轻响
各种奔流不息
原是为同样的源头弹奏
白昼来临
如果你偶然看见她眼波中
沉默浮游的影子
一定有灵魂于此岸寂灭
投向往生

而现世,她只打算
利用谋杀时间的空隙隐入红尘
在大街小巷倾听
时而暴烈如星尘风暴
时而轻柔如花骨朵般打开的
心跳——



杨小滨·法镭点评:

一首题材特异或另类的诗,往往蕴含了较强的寓言特性。入殓师,况且是女性,必定唤起读者对死亡美学(或死亡与美学)的敏感,以及女性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以想象的是,以这样的女性职业来潜在地对应常见的美妆行业,或许是这首诗隐秘的指向之一。第一段中的“炼狱炽热与人间冰冷”就勾勒出颠倒了的阴阳两界的面貌:死亡被置于天平两端,对于人间来说显示出冰冷,而对于冥界而言却增加了热闹——这正是本诗关于死亡的辩证思考,却带有一丝黑色喜剧的色彩。同样不乏幽默的是接下来的“她有一副出世的好胃口/站在悬崖边缘”,再次将直面死亡的视景描绘成某种“出世”精神,但面临的却是“悬崖”的险境。可以说整首诗不断穿插在入殓师对死亡的无效美化(以“粉饰妆容”为目标)和对生命的创伤性情动力(“取出过带咬痕的结石”、“散落的心跳与四肢再度聚合”、“抚平火山”……等行为)之间。无论如何,对死亡的美妆也无法替代对生命及其创伤的敏锐感知,甚至表面上致死的行为也反而是向人间的回返(“利用谋杀时间的空隙隐入红尘”)。本诗结束于一个或许只可能是幻听的鲜活场景:“时而暴烈如星尘风暴/时而轻柔如花骨朵般打开的/心跳——”,呼应了诗的开头对“入世”的定调。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