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吴投文
加入时间:2017-07-0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吴投文,出版有诗集《土地的家谱》《看不见雪的阴影》等,发表论文与评论150余篇。

吴投文自选诗

吴投文自选诗 

空白

我对空白有一种洁净的癖好
我喜欢一本书中
突然出现的一页空白
这一定是为我预留的信仰

我在前世的日记中
留下一页空白
里面埋着我的一生
这一定是为我预留的贞操

我对空白有一种洁净的癖好
我喜欢一首诗中
天使为孤独者的爱折断翅膀
这一定是为我预留的陷阱

这一生的空白太奢侈 
我喜欢在午夜的祈祷中 
面对辽阔的虚无
这一定是为我预留的死亡
               2012年6月23日端午节



我看见火焰就想亲近 

火焰最初来自石头
而死于石头内部的黑暗

它后来死于永生
而照亮瞬间的逃亡

这原始的残酷之物
已经抹去伤痕和血迹

它照亮时间的手铐和绳索 
让死亡成为多余之物

在飞蛾扑火的化石里
火焰扑向寂静之美 

我看见火焰就想亲近
而美信赖虚无
          2013年7月16日



雪雁  

一场大雪降下我的孤独
那种缓慢下降的孤独
一片片打湿我的肺
和骨头

所有的沟壑和陷阱
都被填满
所有的孤独
都忍不住颤抖

那些雪地上的坟丘
像倒扣的黄金天堂
此刻,我经过它们
为曾经忽略它们而羞愧

我的目的地
始终没有到来
我迷恋的那些事物
像爱人一样消失
                2014年2月21日


雪夜

这是我所见过的雪夜最安静的
风沉默在树枝上
月光照亮隐秘的一切

冰结的河流委身于炫目的阴影
在路的尽头
河流并不急于转弯

最安静的人已经成为雪人
他站在公园里
独自挥霍这个雪夜的芬芳

这是大地被赐予的安逸
充满梦的迟疑
使尘世的光芒忍不住颤栗

我踏着雪
走向无垠雪国远处的灯火
一生一世的寒风穿过我的躯体

我感到悲伤的重量
像我的孤独一样是金子的
照亮猎豹的爪痕 
            2014年12月31日



我信任一只黑色的乌鸦

我信任一只黑色的乌鸦 
在盛装的客人们中间
它裸露于水晶灯下
我突然陷入沉默

我感到一种触电般的震颤
体内的牢笼豁然松懈
我涌起出走的冲动
悄悄扇动隐秘的翅膀

我有一颗乌鸦的心
已经习惯黑色的预言
当我发出乌鸦般的叫声
幸福的生活向我抗议

我信任一只黑色的乌鸦 
它却抵抗我的灵魂
当我安静下来
它又拼命啄食我的肺腑
       2015年2月5日 



鲁迅 

我打开课本
你站在晚秋的萧瑟里
我把你移到墙壁上
你一直保持画框的枯涩

当我面对你,你命令我
当我转身,你抽打我的脊背
当我成为囚徒,你把墙壁刺伤
而当我致敬,你用力打掉我的手臂

你坐在灯下,手中的烟斗闪烁
明灭之间,暗影睁开哀愁的瞳仁
你按住胸部的岩浆,咳出冰雪的果粒
直到晚年,你的身上覆盖一座雪山

至今在你的窗外,站着两株树
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你的庭院变得像一个世纪的老照片
我闪身进去,变成一株野生植物 
             2015年4月22日



春天的爱情之书

在春天,我的体癣总是发作
我容忍这羞涩的痼疾
便在花朵的骨骼中飞行
草木变得光洁,而流水带来高山

我擦着地面飞过,花朵不允许
我擦着树尖飞过,草木不允许
我擦着云层飞过,流水不允许
我擦着太阳飞过,高山不允许

我便只有禁锢在花朵的骨骼中么
花朵的热烈一尘不染,是我的坟么
我发酵的心怀着牺牲的意志
我却终于变成一只虫蛹,好么

我愿意埋葬在人间浩荡的尘埃中
如春之留痕,遍体的癣垢是我的烙印
一块墓碑隆起在春天的花蕾中
淹没我的哀悼,而复活我的晕眩
                    2015年4月30日



我委身于黑暗的事物

我委身于黑暗的事物 
我委身于失乐园里的闪电
我委身于一个慢镜头里的荒凉
我委身于一个背影里的乡愁

我的命运无人问起
我唯有一身青衣裹住一万年的河流
那是脉管里流动的泪水,冲走干干净净的巨石——
我唯有身体,唯有身体里的草木之灰
                 2016年4月10日



和父亲坐在一起

和父亲坐在一起
夕阳面对着我们
缓缓沉落

我们都没有说话
看着夕阳缓缓
沉落

我和父亲靠得更近一些
夕阳正挨着山脊
轻微地,传来哐当一声

在我们的背后
暮色悄悄地延伸过来——
卧在我们的脚下
2016年4月15日



旗袍

穿旗袍的女人出现在灯影下
她缓缓地鞠躬,灯光在她身后转亮
舞台的空旷使隐身术变得多余
她从身体里走出来,走到舞台中央

灯光渐次打开,颤动着流水的曲线
舞台上布满春天草木的明亮
暗香浮动,呼吸是呼吸的火苗
她的身体变得轻盈而又节制

她回头,凝眸光与影旋转的风洞
远方有自然的盛景,众鸟啁啾
她的额头光洁,胸中有神意的丘壑

她轻轻迈过江山的每一寸涟漪
那一刹那的裸露,使她深深地护住内心——
美是自然的尺度,也是爱的诱惑
      2016年5月15日



雷声

夏天的雷声使草木在雨中
震颤,闪电像一道鞭子
抽打活着的人们
所有匍匐在地上的事物
再一次伏得更低

这时,在孤寂的森林中
动物们惊恐地聚集在一起
它们有自己的思想
闪电每一次照亮它们的眼睛
它们就站得更高一些
    2016年6月12日




你说什么都是什么

你握着我的手
颤抖着,不容易握住
我与你对视,缓缓转向世界的静止 

空气碰撞空气
敞开的门挡住你的背影
风把光线晃得稠密,让我站住 

你说什么都是什么
我们握着手
站在彼此的黑暗中低泣
2016年7月13日



月的光芒照在我的前额
 
今夜,月的光芒照在我的前额
我缓缓地抬起头,月的光芒照着我的眼睛
我把头抬得更高一些,月的光芒照着我的下巴

月的光芒渐渐镀亮我的全身,镀亮我的脚下
我接近神迹中最洁净的一部分
身体变得轻盈,轻于一滴夜露的沁凉

我是这秋夜中最孤独的一个人——
鸣虫已经安歇,我的心中充满光明的碎片
月亮从天上埋葬大地,见证我的孤影
                      2016年9月16日


秋风起

秋风起,我从阁楼里下来
敲钟,一下两下叮当
蝉声的羽翼稀薄

西风来得早哇
有人撞上南墙不回头 
独自叹息

草木抵住最后的凋零
却是一个恍惚,又一个恍惚
掩饰果实的迟疑

我钟爱这些发黄的草木
那么脆,天空晴朗
少妇走过庭园里落叶的嘀咕

我和一只蝴蝶的魂有什么区别呢?
舞一下,又一下
河水在远处静静地闪光

梯子已成朽木,我只有沉默
蚂蚁爬上一节
就有一节的恐慌
            2017年11月23日




虚构的书房

在书山的埋伏中,我露出头顶
这是岁月强加给我的萎谢
白雪堆积在我的头额上
我扛住星空之上先哲的低语

我是一个小老头,与人群隔离
当黑夜降临我的枯槁,我关上灯
独自坐在黑暗中,听见先哲的步履
轻轻响起,我抑制内心的激动如空旷的原野

这就是我沉闷的日常生活吗?我需要火把
照亮内心的暗角,却不是一百只天鹅的歌唱
我需要一本书讲述命运之谜,却不是月亮
照在窗棂上的神迹,其他的我都不需要

我已经习惯沉默,变得猜不透自己
但丁的铁石头像使我恍惚,我看不见他
只看见他的地狱在波动,难道我需要
他的流亡而变成铁石心肠?我哽住呜咽……
                2017年12月19日



我站在黑暗中

夜降临,巨大而虚无的实体
我靠近窗子,却被黑暗推开
没有光,屋子里也没有光
我站在黑暗中,却被自己推开

我站在黑暗中,却被自己推开
一切都不存在,甚至我自己
也不存在,只有黑暗
我被黑暗抓住站在黑暗中

我被黑暗抓住站在黑暗中
我站成黑暗本身的一部分
我对黑暗说,连恐惧也没有
黑暗说,恐惧在我的手掌上
                2018年2月7日 



人老时

人老时,天光就变得浑浊
秋水也变得浑浊
清晨你从桥上走过
树叶飘落,睁大葱茏的眼神

人老时,老虎的尾巴也在变小
身上的条纹愈加显得空荡
你望向窗外的塔尖
青山有嵯峨,有正午的纸屑

人老时,暗淡的事物变得明亮
风吹着石头上的灰尘,吹着苍穹
你走一走也好,歇在水边
傍晚的鸟鸣突然停止

人老时,刽子手开口说话
脸颊上有刀痕,有石头的稀薄
有人从背后抱住你
你挣扎着,然后沉默
               2018年5月1日



一个人在途上

在疾行的高铁上,窗外是虚晃的远景
我读但丁的《神曲》,内心是一个地狱
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没有人愤怒
春天使大地轻微地震颤
旅客们在血水里沸腾

在疾行的高铁上,我靠近地狱的边缘
在一个无名小站,近处坟墓森森
播音员预告,高铁将停驶六个小时
足以在但丁的地狱逛到天亮
旅客们抹醒昏睡的脸庞

在疾行的高铁上,我被地狱的火焰炙烤
但丁阴郁地站在自己的墓碑上
他说:我悲伤,庆幸世界被毁灭
旅客们大笑,朝他喷去果汁
他又说:庆幸我有一部神圣的喜剧

在疾行的高铁上,我没有行囊
只有一部边角破损的《神曲》
旅客们多么快乐,朝向窗外歌唱
但丁嗫嚅着,缓慢加热地狱中的大火 
                  2019年4月23日



屈原日 

常在河边走,峨冠博带
江流鼓荡着音乐吹向我
五月,我的身体渐渐变轻
嶙峋的草木掩住我的脚印

诅咒我的人在朝堂里宴饮
江山打着饱嗝,真好!真好!
我长笑,报以一个喷嚏
世间从此无我,剑在匣中呜鸣

离骚如何,天问又如何?
我掀开一江水的清波又如何?
郢之远,黍之悲,国有殇
且忍住哭,泪水是空的

而我长笑,归去也,归去也——
清风里有我的魂,流水上有我的坟
                   2019年5月16日



 审判者

审判者从阴暗处朝我走来
他蒙住面孔,眼睛里伸出镣铐
我坐在书房的灯下
身边环立着从书中走出来的先哲

我开始辩护,把灯光调得更暗
审判者站在我的对面
我犹豫着打开内心的地狱
一件件掏出带血的污迹

书桌上慢慢堆满粘稠的证词
这一件颂辞里有荣誉的耻辱
那一件悲歌里有生命的愧疚
在寂静中我感到轻微的颤抖
 
当灯光调到最暗的时候
我捂住自己的面孔
审判者却命令我伸出双手
我紧紧握住手掌里铁屑的汗液……
                  2019年9月28日



霜降之诗 

离霜降还有十二天,早行也好
银河里有孤舟,我却是青睐高铁
行到日暮的时候,还有三千里杜甫
此去有多远?挥一手凉风的悒郁

且行且停住,裹紧身体里的寒凉
歌也罢,吟也罢,哭也罢
秋风吹不尽,不尽长江滚滚来
在水边照我的面孔,被大风扑倒在地

不如登高吧,李白的酒葫芦在我怀里
酒葫芦却是空的,天上是空的
地上也是空的,我只有埋葬寂寞
李白哭着,我擦去他手腕上的霜迹
                     2019年10月12日


 
  苏醒

梅花落
寒彻中有清芬
此刻,冬雷已经止息

我隐隐地听到有人在花瓣中喊叫
捡起来一瓣
我的手掌顿时感到沉重

啊,无数的人在花瓣中喊叫
他们跺脚,眼睛里发出光,打着标语
还有人开着坦克隆隆驶过

地上的花瓣飘起来是那么轻
却有星空中陨石的重量
呼啸着砸向地狱里的窒息
 
我不能放弃大地上所有的花瓣
把发烫的胸口按住春天
花瓣的眼睛在我的手掌上渐次苏醒
               2013年3月13日



月夜

我路过夜晚的树下,风一阵阵吹起
远处的岩石慢慢从地上升起
在空中凝聚,合为一体
它的圆形发出光,愈来愈亮

树林沐浴在光洁的银色里
我放慢脚步,踩着小径上的枯草
像一个老人把一生的心事收起
咀嚼空濛中草屑的余香

此刻,我渴望永久的宁静
在独自的瞩望里返回内心的训诫
鸣虫迟疑着拨响呼吸的节奏
我闭上眼睛,暴露在光芒的箭矢中

风持续地吹着树林的翳影
我躲避偶尔从额前飘落的树叶
心里颤动着异样的渴望
像一枚果核分泌赭黄的火苗
                   2020年4月12日



众神沉默

我一袖清风从这世上走过
没有留下踪迹。另一袖布满星空
却握紧手掌里的刀刃

月光亮得像情人的眸子
一瓣瓣喊着乡愁里的温暖
我往哪里走?直到世上的尘垢消失

我的钥匙又在哪里?没有两个同样的梦
使我留住远方的一场夜宴
打开世上所有的门,都是空荡荡的

但我却没有消失,在光明里闪烁
闪烁又消失,徜徉着夜的长叹
哦,我加上“我”,那叫谁?
             2020年5月28日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