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吴投文
加入时间:2017-07-0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吴投文,出版有诗集《土地的家谱》《看不见雪的阴影》等,发表论文与评论150余篇。

己亥春日归故园诗(14首)



我喜欢故乡冬日的晴空

我睡在一个舒畅的长梦里
下午醒来,窗外是一片紫蓝的天空
风声里流水送来清脆的鸟鸣
窗棱变换着奇异的暗影

我多么熟悉故乡的一草一木
闭上眼睛,却不能再一次入梦
青春已逝,鬓角布满白霜
我走过异乡的长途,又一次次转身

沿着一条野草枯零的小径
我走进山坡上的橘园  
几个金黄的橘子悬空挂着
在我的仰望里变得沉重

我呼吸着橘园里腐叶的气息
踌躇着,感到轻微的痛苦
这都是我的过错,归来又将离开
我抬起头,天空晃动着故园的屋顶
      2019年2月4日,除夕,岩岭



春节辞 

临睡之前,我有一个欢喜
明天是最新的一天
我是一个最新的我
世界也是最新的,还有一个
最新的你,大地生长希望

临睡之前,我有一个祈愿
祈愿天光有新的光彩
祈愿丘山有新的秀色
祈愿江河涌出新的浪花
祈愿我的梦想成真,没有遗憾

临睡之前,我有一个秘密
你在梦里也有一个秘密
我把它藏在心里,藏在你的梦里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梦想是我们共同的怀抱
     2019年2月4日,除夕之夜,岩岭



春节喜雨

好雨不知时节,像一个任性的儿童
把节庆的喜气偏移到童话的秩序里
父亲站在大门口,说好雨呢好雨呢
春雨贵如油,从天上浇下青草绸衣

这是立春过后的第一场雨,雨声里
传来三两声清脆的鸟鸣,旷野疏远
扫墓的人行走在雨中,他们的背影
像岁月逐渐模糊的奥义,变得虚无

我点燃一支烟,心中有隐秘的喜悦
眼前的这一切像一个梦,却又真实
春雨突然变得急促起来,溪流淙淙
我在心里祷告一个游子从远方归来       
      2019年2月5日,正月初一,岩岭



财神到
 
早晨是一场薄雾,太阳从朦胧中
醒来,慢慢抖出乡村的轮廓
阳光在屋宇上渐渐变成米酒的浓稠
田野里的蒿草在光明中随风摇曳

大年初二,财神下凡
在雾中辨认各家大门里的香火
父亲早起,守候在大门口
拍掉财神身上的霜迹

远近村庄里的鞭炮声此起彼伏
节庆的气氛有着透明的甜味
父亲对我说,恭喜发财
我暗自发笑,赶紧点燃烛火

神龛里贴着财神的画像
看起来像一个古代的当家男子
我斟满一碗酒双手捧给他
他对我说,恭喜发财
      2019年2月6日,正月初二,岩岭


江囗洲
 
我站在江囗洲桥上,四周都是空旷
河面上的风似乎从童年的瓦罐里吹来
那只蟋蟀已经逃走,它的叫声
却没有喑哑,还在江中的沙洲回响

我放眼望去,沙洲上枯草苍茫
阳光在草尖上跳跃,又一次次低伏
一道河水踏着鹅卵石把沙洲分开
几只水鸟从空中飞过,像刹那的忧伤

那是我童年的乐园,时常在梦中出现
同伴们赤裸着追逐,在河水中嬉戏
脊背上是阳光的铜色,胯下有游鱼穿过
直到暮色把我们唤回母亲的怀抱

当我迟疑着转身,风景突然凝固
河水喧哗着把我的背影淹没
从此我是谁?我听到一个声音
在我的心里呼唤着,又渐渐消遁
      2019年2月7日,正月初三,岩岭




故园
 
下午久睡,母亲把我叫醒
要我到外面去走走
我踌躇着,掩饰心里的慌乱
每次回乡我都有一种别样羞涩的心情

沿着田垄里的荒芜小径
我来到那片曾经葱郁的松林
如今这里只剩下寥落可数的几棵松树
和我在空旷中交换劈向岁月的斧头

我抱住一棵松树用力摇晃——
我的鸣蝉已经沉寂,不再嗤地一声
飞起,而爱惜着睡眠的松毛虫呢
也不再蠕动着我绿色的梦呓

在村里遇到儿时的伙伴
惊喜着互相问候,又格外谨慎
我从回忆中辨认着儿时伙伴的模样
看见自己从他的面孔中朝我走来

我突然感到有些恍惚,心轻微地颤抖
这一切是多么熟悉,又是多么陌生
几个儿童嬉笑着从身边跑过
我伫立在风中侧耳倾听
      2019年2月8日,正月初四,岩岭




己亥春日游木子山记
 
每次回乡,我都要到木子山转悠转悠
这是我的一个心结,无法回避
人到中年,并非万事收结
凡尘中有喧嚣,需要静下来休憩

春日晴好,又逢春节的欣悦
我推开窗扉,木子山就在一河之隔
永乐江像一匹绢缎,闪烁着温煦的光泽
我突然激动,觉醒在万物新的秩序中

当我再一次来到这里,林中静寂
偶尔听到几声鸟鸣,像虚幻的远景
空山中到处交舞着春阳的光焰
脚下的腐叶隐隐透出岁月的暗影

是的,我一个人面对一座空山的记忆
我的童年是孤单的,在夏天的夜晚
和荧火虫捉迷藏,把星星往高处驱赶
在永乐江的沙洲里翻筋斗,悬在空中

木子山在对面看着我,把树冠缓缓压低
和我一起流泪,和我一起在欢乐中
保持沉默,把目光延伸到我的远方
当我成为一个游子,远方跟着我的眷恋

我徘徊在木子山中幽深的小径上
恍惚间听见几声蟋蟀的鸣叫
空山顿时旋转着天空蓝色的穹顶
风在林中踩着灌木丛沙沙沙的步履
      2019年2月9日,正月初五,岩岭

       

梨花洲

从县城访友回家的路上,我提前下车
独自来到永乐江边,身上微微出汗
初春的阳光闪耀在河面上,景物恍惚
前世今生的画景簇拥在我的眼前

风吹着河岸上枯黄的杨柳,在水中
投下袅娜的倩影,轻轻晃动天上的云彩
枯草已经露出新绿,浅浅地笑着
把春天的风光变得更加真实

这块叫做梨花洲的地方临江而卧
早先是一片梨树林,常被大水淹没
春天我攀在一棵扬花的梨树上
像秋蝉偷吃一枚梦中的甜果

一头小黄牛出现在我的手机镜头里
露出清澈的眼神,我感到羞愧
恍然于四周的一切离我远去
一个少年在我的心里瞬间复活

我靠近小黄牛,想抚摸它光洁的脊背
它后退着躲避,眼神变得机警
当我停下脚步,蹲在它生动的眼眸里
它又朝我靠过来,嘴唇流着青草的汁液
      2019年2月14日,正月初十



在神前祈祷

我家附近有两座寺庙
一座是楚兴寺,一座是阴功庙
远一点还有一座万福庵
都是香火旺盛之地

我是无神论者,却也求神拜佛
每遇寺庙,总惦记着看看那些菩萨
不进香,不跪拜,站着作揖
也不往功德箱里塞钱

我站在神佛面前,默念自己的心愿
不求升官,不求发财,也不祈求身体安康
我的心愿只有灰尘那么小,只有灰尘那么大
我小心翼翼地说,只有我的心能够听见

在宁静的佛乐中,我感到充实
神佛在我的上空拈花微笑
我所遇到的神佛都来自故乡的寺庙
我的心愿是永乐江中的一朵浪花
      2019年2月15日,正月十一



元夕

在民间,有民间的仪庆
汤圆穿上花衣之后
像女大十八变,唤做元宵

吾家有女十八岁
喜中夜掌灯,听嫦娥月中鼓瑟
此时天宇清澈,果仁圆满

相爱的人都已经回家
守着田桑,过一世的清白生活
桌上一荤一素,风吹满庭院
      2019年2月16日,正月十二



故乡的麻雀
 
我要写一首献给故乡麻雀的诗
它们长着人类的面孔,却在天上飞
确切地说,是贴着乡间的田野飞
贴着乡间的屋顶飞,贴着树尖
和草丛飞,贴着山坡上的坟头飞

我与它们不见,恍然已有许多年头
在城市的高楼上不见,只有飞机这只大鸟
在城市的霓虹中不见,只有车流这条巨龙
公园里不见,游乐园中不见
在护城河的波影中也不见

我搜索记忆中麻雀失踪的时间
慢慢地退回到童年一个寒冷的冬天
在生产队的老旧仓库里
我和父亲为它们布下绝望的迷魂阵
它们在网兜里挣扎着,露出惊恐的眼神

在乡村的喜庆里,晴日显得空阔
几只麻雀像披着彩绸的使者
从院子的上空呼啸着飞过
我顿时怔住,来不及看清它们的面孔
心中涌出异样的柔软,一只肥猫闪过影儿
      2019年2月17日,正月十三



父亲和母亲

在写到父亲和母亲的时候,我的词语
已经枯竭。我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也是全部,当我从外地归来
他们总是隐隐地激动,拘谨地笑着

我也拘谨地笑着,心中怀着愧疚
他们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却不是全部
我的全部在他们的生活之外,就像
门前的水井,他们提上来浅浅的一桶

当我出生,父亲从田地里匆匆赶来
他抱起我,看到另一个自己
在人间哭喊,他也是拘谨地笑着
母亲在皱纹里笑着,笑中有泪

当我蹒跚学步,他们在田地里劳作
当我长大,独自到远方去求学
他们在田地里直起腰来,目送我走远
当收到我的来信,他们拘谨地笑着

现在我和他们坐在火炉前交谈
说到未来生活的安排,他们露出
满意的表情,而在不经意间谈到死亡
他们低头看着火苗,拘谨地笑着

我也始终在这人间拘谨地笑着
有时掩饰着在心里哭泣,却笑着
这是父亲和母亲留给我的胎记
我只有无言,向大地深深地鞠躬
     2019年2月18日,正月十四



清晨,我的赞美诗
 
清晨早起,母亲已经做好汤面
碗里有一支鸡腿和三个鸡蛋
我在母亲的注视下一口气吃完
她感到非常满意,连说出行吉利

父亲尚在酣睡,打着轻微的呼噜
我在他的床前站立片刻,没有把他
叫醒。在黎明熹微的曙色中
我看见他的梦晃动着,晃动着又停住

我站在院子里,环顾四周
旷野静谧,天空有着完整的弧线
我将带走父亲梦中的叹息,却带不走
篱墙前晃动着的橘树和枇杷

母亲催促我上车,又诉说着不舍
她站在风中,乡村在曦光中渐渐醒来
我关上车门,轻轻拍打着车窗
故园的风物恍然再一次变得陌生
      2019年2月19日,元宵节


故乡书
 
现在我坐在书房里,心绪已经平静
灯光照在书页上,像新鲜的果汁
我想到故乡阳光下的果木
春天抽出新芽,秋天亮出果实

我发出轻微的感喟,向书中的人物
祈求,让我走得更远一些
走到故乡的果实中去;给我留下一首诗
在诗中唤回母亲的青春和我的背影

我想起母亲的嘱咐,感到隐隐的忧虑
把灯光扭暗,在灯影里沉思
书中的人物拥向我,给我安慰
父亲站在暗处,他是书中的另一个人物

我知道,我在重复父亲和母亲的命运
他们走在祖先的脚印里,重复着
一头耕牛的命运。我终将走到他们的对面
田野摊开在我的书桌上,成为书中的一个隐秘

是的,我将转换到另一种生活
为书中的人物哭泣着,送走他们的灵柩
是的,故乡将成为我心中的一个传奇
使我痛苦,也使我的幸福更多一些
      2019年2月20日,正月十六

注:诗中出现的所有地名,除万福庵之外,均在我家一公里范围之内,都在湖南省安仁县境内。

作者简介:
吴投文,文学博士、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在海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发表论文与评论一百五十余篇,出版有诗集《土地的家谱》《看不见雪的阴影》和学术专著《沈从文的生命诗学》等,有诗歌入选上百个重要选本。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