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频道:佳作选读(729)

作者:温馨   2017年10月18日 08:07  中国诗歌网    384    收藏

佳作选读6

本期诗人:李义平  姜扶鸾  也许  刘锋  唐绪东  千克聿  邓太忠


0066c9afgy6WzV9ePcg84&690[1]

 


青丝劫

//李义平


那一年,我眉清目秀
命有桃花,寻桃林深处
只为遇见你翩若惊鸿
那一年,我取尽春水秋意
付我半生痴心
只为不负情来不负你

这一年,我法相端严
归我沙门,秉我佛三千戒律
只为遗忘尘世的眷恋
这一年,我剪落青丝
寂守木鱼青灯,默颂真言经字
只为斩断红尘俗事

世间安有那绝情地
免卿我生离死别作相思


偷腊肠掉下楼顶的男人
//姜扶鸾

京山河守护的,是枯干的杨柳
和夕阳。是外婆家门口
不开花的石榴树,和沿河北路的
桥,以前是弯的。
镇上人们在谈论,那个
偷腊肠掉下楼顶的男人,他死了
他不是我父亲。
他的妻子和孩子在等他回来
喝一碗热汤,喝一碗耻辱
就能忘掉贫穷。
这楼顶不够高,没有摔烂他手里的竹竿。
不要告诉他的家人。老人说
沿河北路的桥,以前是弯的。
过年的时候,我们在桥下放鞭炮
炸垃圾,和雪。


西成客专青川站

//也许


对面山势飞动,人形,心形,高过人间鸟语
风云生暗示,顺羽毛滑落,开眼金子山,吉日初定

小仙女容颜干净,山水惯养,适合宠爱
18岁,一身唐家河,半包白龙湖,远行不嫁

广场中心,西安,成都,老朋友优雅握手
北上,南下,随心情回头,有故事的样子

嘿大叔!在青川可以绅士,不必装诗人
进站,上车,照顾我的行李和归程,介意吗?

山谷虚怀,足以启动整列人形和心形
不要说爱我,意会,点到为止,介意吗?


翻黄历的父亲

//刘锋


翻开爷爷的老黄历,父亲
象翻开一场生死轮回的命运

薄薄的,泛黄的纸页间
奔跑着日月星辰,山川河流

翻一页,风云际会
再翻一页,风花雪月

遍地植物,穿行于父亲的手指间
追逐农历的庄稼,是父亲的宿命

他蘸了唾沫的手指,触动纸页
农谚,就濡湿一大片

他不敢轻易翻动任何一页,怕自己
像季节一样,被一句农谚带走


 仓库,用沙掩埋(外一首))

//唐绪东


《地道战》里的人在自家院子里
炕上,随便掀开一个盖,跳将下去
很神奇地出现在大路上、树林里
别人家。躲过了一个又一个劫难

冬天来了,北风叫唤得凄惨
妈妈说有些粮食是不能进仓库的
比如土豆、箩卜、大白菜
我看着姐姐掀开卧室地板的盖子
跳将下去。不一会儿,从沙里刨出
一个大白菜几个土豆,被请上灶台

从地窖到灶台,那年月
永远贮藏的老三样,仿佛沙里淘金
让我们捱过一个又一个冬天

中年坡地
 
我想要跟你说一说诺敏河
又无从说起,因为我从来都没去过
离开北方后才知道有这条河
 
也想跟你聊一聊我家对面的南山
它的斜坡陡峭,每个春天,采摘映山红
都有人兴奋俯冲,都有人面目全非
 
现在你应该了解我的心情
将所有斜坡看成平地,河流握在手里
中年急遽,我要平缓分享与你
 
在山上,你可以看清一个角度
同时正被一个角度看清。丧失激情的庸常
像虚拟的流水,滋润着悲欣,也豢养苦厄

陕北民歌
//千克聿


(一)

我不懂窗花的生态
只会在事后
玩一枚霜叶的红

红肚兜隐忍的小产
望见陕北民歌,空有浑身力气
不能为生娃使劲

带得走白马调的副本
我用一个巷子的雨
养鱼的沙哑

(二)

张贤亮说,有人拿东方红偷渡
我吼两嗓子陕北歌谣
有糙酒的苦味

黄土碾成的民谣
缺点水,又比旱烟点不着火
没人拿它当作日子

偶尔有一片枫叶发呆
眼神比枯黄朴实
在过去,补丁能盖住破衣的原色

(三)

喜欢李立宏《舌尖上的中国》的第三人称
离你很近,说我的事
羊肚肚毛巾轻松得不拧出水来

女人们通常都已经过门很久
娘家就经常很远
只有老槐树闲出说辞

吼出的白马调,到远处扬起尘土
不是作祟的想法
剩下的日子,做成白味


在阿拉善右旗(组诗)

//邓太忠


曼徳拉山崖画

隔空坠落的史诗
让我的心神魂颠倒
一些绚丽的意象四处奔波
从我六神无主的眼帘
洞开一道明媚的惊奇
看见我的祖先在放牧
在耕耘、在守猎
在谈论我们的今天以后
躲进一片星月的深处
开始高潮迭起的性爱

也许我的前世就在曼德拉
这些拼图里魔幻的线条
是我走过的路
涉过的水
攀越过的一道道山脊
在一次守猎与放牧的争论中
我一败凃地
输给了我德高望重的亲人
从此,从曼德拉山口
走到今天巴蜀的南充

巴丹吉林沙漠

线条的舞蹈精美绝伦
阳光在你的舞姿里烂醉如泥
一阴一阳的表情
让山的这一边那一边
魂牵梦绕了一万个世纪
潮落潮起,终于
沙以细碎的温柔
使风成为迷途的羔羊
在低处吟唱你的深邃
在高处点赞你的浩淼

一百零八只慧眼,一直见证
你的沧海桑田
那眼帘垂悬的风花雪夜
绿是一道仙景
枯也是一次隆重的归依
由此,我留给你的背影
不需要带走,在你怀抱里
我每一块骨头
有生根发芽的灵动
还有血脉畅响的风声水起

额日布盖峡谷

戈壁风吹开你无数的天窗
身居低处与高处
都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层面
仿佛暗流涌动
仿佛在又一个黎明
激流抵达久旱不雨的日子
对天讲述,你
生前盛世,传奇今生
在这里鱼贯而入的一些灵性
爬满你悠长宽厚的身体

我却成为你一朵飘来的云
带着巴蜀山水的虔诚
与一株小草谈天说地
也与一粒沙石探古论今
用你的峻美我感受奇妙的真诚
穿过你的深邃
看见你展开的情怀灿烂无比
我只有落下淅沥的心雨
在你一道悠然的入口
留下我与你这世难解的缘分
    
远方

 峰回路转,生龙活虎的远方
荡气回肠
一排雁飞出一道悠然的空旷
咀嚼时光的山水
年轻自己,苍老了我的意象

结界一尘不染,有一些
衣衫和姿态顺风而上
鬼使神差一样意味寻长
陷入纷争的雨和云
从意境深处拽出了阴阳

 路最终浮出水面
近在生的渴望里一目了然
远在死的幸福里风光无限

在阿拉善右旗

在阿拉善右旗,我用
阳光洗一次手,黑暗
瞬间穿过我内心的出口

其实,梦想只行走于白天
打招呼的身体
是一艘船
摆渡魂,摆渡
光明与黑暗生死的隔阂

在阿拉善右旗,我用
阳光洗一次手,就能从
思想的深渊
领略一丝单纯的温柔

在梦里

梦里,我演化为一只羔羊
不在草原
在荒芜的戈壁

牧羊人打着囗哨
走得很远
夕阳坠落山野
风太苦寒

没有流泪的我
相信戈壁沉默的温暖
看流云飘过的洒脱
想山的那边
草根拔节的声音
甘甜永远

水叹息

上天入地,是上帝
也是苦行僧
看穿的那些隐私
都成为自己的秘密
无孔不入之后
仍然没有充实的内心
土地宽容的温柔
在一滴露珠的想法里
拥抱了太阳
穿过的天堂,只有
黑白交替的光阴

错失良机的江河
一片宁静
刚柔在世俗的偏见里
一败涂地


0066c9afgy6WzV9ePcg84&690[1]



20111102_124c6246ec24dd17030eZDoamLgTbyDa[1]


责任编辑:温馨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