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空山樵
加入时间:2018-01-31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甘肃天水人。 写尽人间苦乐 便是天地文章

大柳树村言——最后的羊倌

空山樵/2019年8月12日

大柳树下,只剩了满圈这个最后的羊倌儿,
和他那一群,怎么也填不饱肚子,
臭烘烘、脏兮兮,瘦骨嶙峋的羊儿。
满圈佝偻着上半身,腰里别着生锈的铁镰,
浑身长着癞疮的麻狗,
每时每刻,都跟在满圈的身边。
羊群在前,满圈在后,
麻狗,撵着最调皮的公羊乱吠,
再往后,就是风儿卷起一阵接着一阵的土。
我问满圈,这群羊一共有多少?
满圈说,有五十多哩!
今年开春,又接了十八个羔子,
一场倒春寒,就冻死了五只,
这几天,要趁着好天气修补塌了墙的羊圈,
听说后山上,来了一窝野狐,
后半夜会钻进羊圈,一口一个,叼走还没断奶的羊羔子……
浑身癞疮的麻狗,跑来跑去,
羊群低着头,向前移动,
满圈低着头,在向前走,
他和我说话,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夕阳西下,
一群瘦骨嶙峋的羊,
从大柳树下走过,
原本瘪瘪的肚皮,滚圆提溜。
佝偻着上半身的满圈,腰里别着生锈的铁镰,
漏着棉絮的肩膀上,一捆酸枣刺撅着齐刷刷的新茬。
浑身癞疮的麻狗,跟在羊群的后面,
再往后,风儿卷起了黄土,一阵接着一阵。
我问满圈,
放羊的时候,担心不担心羊儿会跑丢?
满圈说,麻狗比人还要机灵!
今年开春,又接了十八个羔子,
一场倒春寒,就冻死了五只,
这几天,要趁着好天气修补塌了墙的羊圈,
听说后山上,来了一窝野狐,
后半夜会钻进羊圈,一口一个,叼走还没断奶的羊羔子……
浑身癞疮的麻狗,拖着疲惫不堪的瘦腿和尾巴,
羊群低着头,向前移动,
满圈低着头,在向前走,
我听他说话,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作品 全部
相册
  • 诗人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