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广东冷梅
加入时间:2018-06-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知名诗人、作家、诗评家,已在《人民日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诗刊》《作品》《诗歌报月刊》《诗选刊》《散文诗》《中国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西诗歌》等发表诗文100多万字,作品入选《广东青年诗选》《2002诗歌选》《散文诗百年阅读经典》《粤港澳散文诗精选》等数十种选本,作品多次被《百度学术》《中国知网》收录,获首届黄亚洲行吟诗歌奖等数十次全国诗歌奖项;著有文学评论集《请原谅我的浅陋》、诗集《远方,不再遥远》、散文诗合集《汕尾九歌》,是广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常务理事、中外散文诗学会理事、汕尾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曾参加《诗刊》“南粤诗会”、《诗歌月刊》首届“中国青年诗会”。2008年接受《诗选刊》(下半月刊)访谈。

泸州,一座醉美于诗意词韵的酒城(组诗)

泸州,一座醉美于诗意词韵的酒城(组诗)

刘文芬

《情牵泸酒意绵绵》
蜀南有醪兮,香溢四宇。
——汉•司马相如《清醪》

长江有多长,泸酒的韵味就有多长
千里之外的词赋大家,从墨痕里抽出词语
念念不忘,一盅酒的醇厚与绵长

一把古琴,仿佛横于面前的大江
浪花般掀起宫商角徵羽,此岸与彼岸
酒盏里江涛滔滔,熏醉美人的春心荡漾

因为有酒相伴,夜奔何惧寒风凛凛
词赋难以表达的万千修辞,惊艳于酒醒时分
什么叫荣辱不惊?人间应有真情在

谁在当垆,谁在涤器?诗酒为一段爱情佳话
劈开通道,以市井的姿态抵达一颗平常心
情牵泸酒而落笔成赋,至今仍是许多人的梦想

《醉里笑声慰平生》
大笑同一醉,取乐平生年。
——唐•李白《叙旧赠江阳宰陆调》

走遍万水千山,梨花桃花一起开
莫如一诗一酒,可以灿烂旅程
从繁花似锦到草木飘零,你的身影是隐喻的光线
把故国的辉煌与沧桑,拉得又廋又长

白帝城没有准备诗酒,雪落长安终是陈年旧事
一叶轻舟满载喜悦的心情,哪管两岸猿啼声声
前路有知己,江阳友人已悄悄斟满一樽老酒
静候路过的诗仙,在此卸下一路风尘

举杯便举起一片笑声,续杯也续下一片笑声
举过额头的是一轮太阳,喝下的是万缕月光
可惜,太阳遗落来路,月亮不解风情
只有诗酒如解药,可以消解半生忧愁

乐而忘归的人,能把天地喝成一江春水
而江阳,并非你在大唐喝醉的一间酒肆
酒醒的时候,你立于泸州的经典册页里
摁定一张宣纸,飞流出酒意诗韵三千丈

《诗酒相约醉何人》
三杯入口心自愧,枯口无字谢主人。
——唐•杜甫《泸州纪行》

从上游流浪到中流击水,江阳迎迓一路豪情
以酒花兑换雪花,一盅烈焰摁住日子的寒意
泸酒三杯,诗圣竟然枯口无言

醇香万缕,独酌一盏也会沉醉千年
诗词万帙,只需数句便教人荡气回肠
正如涛声万重,一叶孤帆也可阅尽江河

一杯浮沉,半生沧桑,一轮夕阳端坐杯沿
任凭风云变幻,恍如江城紫气东来,大度依然
即便击水三千里,主人仍在等候,故人归来的足音

三杯下肚,满城山花烂漫,此去前路漫漫
莫如一次回味无穷的相聚,再回首已是江月灿烂
故土草木葱茏,酒城沐浴着新时代的阳光

《泸酒一盏绽春光》
泸川杯里春光好, 诗书万卷偕春老。
——晚唐•韦庄《菩萨蛮》

花间流莺婉转,今夜酒醉何处
曾忆江南柳绿桃红,罗裳飘忽画舫
身世浮沉,扶住酒樽不倒
故国依稀,风花雪月皆成梦

六十登科,不料洛阳牡丹难耐严寒
残阳被酒烧出一片惊艳,东奔西走
携万千柔情穿行于烽烟中,砚台墨痕未干
且借浓醪一盏,壮入蜀行程

悠闲入泸,常约故知同销忧愁,丝竹乱耳
唯有酒盏里春光荡漾,醉也成诗,醒也成诗
一生与花相约,常常错失花期,可爱的诗人啊
春光易老,一张宣纸是走不完的大地

《秦妇吟》已成大唐绝唱,故乡被诗词扭成死结
心爱的姬子并未花容失色,却在深宫里独饮苦酒
夜夜相思到漏残,余生就此度过,幸有泸酒相伴
杯里春光犹在,喜也平淡,悲也从容


《以茶酿酒为谁梦》
佳酿飘香自蜀南,且邀明月醉花间, 三杯未尽兴尤酣 。
——宋•苏轼《浣溪沙•夜饮》

春风微拂,残雪未尽
你欲以笔墨挽留一朵凋残的梅花
有人从婉转的修辞抽出词语,一些不合时宜的词语
成了乌台诗案的罪证,名冠京城的诗人,百口难辩

乌台尚在,柏树青青,鸦鸣悲壮匆匆行色
黄州的一粒灯光,毫无准备就迎接了一个“诗囚”
从此,长江在赤壁吟成一个词牌,气贯山河的平仄
卷起千堆雪,仿佛万吨泸酒飘香,一滴也能惊涛拍岸

一生喜欢为湖泊命名,酒杯一举,竹间亭易名遗爱亭
湖风依依,候鸟来来回回,仿佛在寻找遗落的爱情
笔走杭州,泼墨西湖,万缕荷香共霞光飞翔
即便雪封苏堤,爱情也被传说得一波三折

而在惠州西湖,荔风蕉雨,一粒荔枝足以沉醉千年
何须日啖三百颗?宦海逐浪,一叶孤帆远挂
怎能与湖光山色比肩?可惜爱妾早逝,朝云之墓孤立夕照
归途迢迢,千年之后,泸州终于圆就“以茶酿酒”的梦想

《一壶浊酒喜相逢》
江阳酒熟花如锦,别后何人共醉狂。
——明•杨慎《寒夕与简西尝小酌别》

旷世才子举起酒杯,宛若举起一部明史的沧桑
更尽一杯酒,山河踉踉跄跄,廷杖之后的伤痛
比上谏的道路还漫长。情商再高,能否高于皇权

莫如待到江阳酒熟,欣赏一片似锦繁花
再唱一曲滚滚长江,酒尽曲散,知心人沦落天涯
从悲怆拽出欢愉,从沉默读懂辽阔

此去云南戍边,顺便携上蘸着酒气的汉字
把边陲的绿水青山熏得草木从容,野花烂漫
西南的文化册页,被灌进长江黄河的重重涛声

时光荏苒,三十多个春秋,恍如几度夕阳红
多少往事在梦中,渔樵已归隐,一壶浊酒静坐成禅
何时归故里?没有喜相逢的人,谁能与君共醉狂

《春风得意须纵酒》
衔杯却爱泸洲好,十指寒香给客橙。
——清•张问陶《泸洲》

船山先生往江畔一坐,巴山蜀水激荡了一下
沱江越发开阔,宛如氤氲亿万桶泸州老窖
贯通元明清的音韵节律,一只酒杯轻吻嘴唇
催开酒楼的灯光一片,江城醉得满脸酡红

人在泸州,何愁之有?美景,美酒,美人
一只芊芊玉手递来的香橙,已倾到一江月光
春风得意的人,若再不举杯便枉此一生
此刻,酒逢知己何止千杯少

想想一路走来,一手高擎判书
试图把每一个美好的日子,都判给百姓黎民
另一手挥洒平仄韵律,把性灵派的美学推到极致
谁能双手瓣开一片山川?扶醉开颜的人已深入民间

大江滔滔,淘尽一生的忧愁与沧桑
口衔酒杯就像衔住一缕春风,酌出泸州文化的渊源
两百多年过去了,许多人还经常醉倒于船山楼前
需要借助诗词的力量慢慢扶起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