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冯书辉
加入时间:2019-03-1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作者姓名:冯书辉,男,四川省,邓小平故里广安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出版个人诗集《一生的念》,有作品发表于二十余种文学刊物。 邮编:638500 联系电话:18980331178 QQ邮箱:736563877

冯书辉的诗

冯书辉的诗

我的诗,想逃离

我的诗,想逃离
瘦骨嶙峋,死搬硬套
一样的文字,一样的格式
一样的腔调,一样的结尾
一样的呼吸和停顿

我的诗,想逃离
虚幻,离奇,缥缈
胃肠紊乱,撕吼,迷离

我的诗,想逃离
堆砌在书房
灵魂,光芒,与他彻底无缘
只有孤独和黑夜,守候在身旁
连自己,都不想多看一眼

我的诗,想逃离
缺乏营养
只有空淡和畅想,在摇旗呐喊
只有星星和月亮,大地和蓝天
鸟儿和石头
在相互谈情,调侃,吹捧和膜拜

我的诗,想逃离
无可奈何
消失在,无望的云彩和天际
偷偷地,贴近了久违的太阳

自然的生态

远房亲戚的阿妹来了
脸上挂着,花蕊一样
自然,柔和的微笑
连一阵阵风
都喜欢,缠绕在她长长的辫子上

她开口说话的声音
像小溪流窜的水
清脆,悦耳
围裙上,沾满了
玉米,麦子,花草的味道
没雾霾的呼吸
充满了,客厅和书房的角落
久违的蜜蜂
都从远方跑来
围在身边,呜呜地,打转儿

很久,很久了
纯粹,质朴,善良的农家大院
又回来了
既陌生,但绝对不恨

而自然,似乎变小了
连一句话,也容不下

善意的谎言

父子俩在外,相互安抚
父亲把整夜的寒月,捧在胸口
焐热 ,寄给儿子
儿子把整天的热泪,晾在风中
冷凉了,寄给父亲

回到老家,寒暄
去年,挣了多少钱
答案都一样,在卡上

佯装出来的浅笑
冰冷,僵硬,想逃离
其实,钱都被人骗了

回到卧室,只听见
两声嘶吼
装满了满屋的寂静
一辈子的距离,似乎已瞬间走完

与一棵树有关

万山千重,在昨夜坍塌
撕扯的念,撬动寂静的夜
忧伤,不期而遇
关于你,与一棵树有关
我不想再行走了

若爱,是一种茫然
我愿,将三生石上
还未破灭的心灯,为你点燃
高高地,举过头顶
重新修行,这段残缺

让山见证
最后一滴眼泪
漫过我的胸膛,凝固
穿越永恒的爱情,炙烤灵魂

花儿没错

大地花谷,绵延数十里
塞满了绚丽的色彩
桃的红,李的白
海棠的绯红,三角梅的黄
灿烂了天空,填满了眼球

可这些花儿
只开花儿不结果
是开了胸,摘除了子宫
还是送走了春天
留下了父辈的,孽债和求索

所有的花
在摇头
诅咒,嫁错了婆家
吃错了药

追逐春天的爱

乍暖还寒的初春里
春雨,把藏于云端的心事
轻盈洒落
惊醒,一池的潋滟

所有的嫩绿
在春风的暖阳中,萌动
艳阳下,蓝天里,波光中
一幅生动的画轴,蔓延,滋生

追逐了你,一万年的脚步
带着,飞翔追逐的心
拥着,清香馥郁
凌波微步,款款深情
走进,你的世界

不求,昙花一现,过眼烟云
只求,一辈子
不失联的爱
将雪花冰凉的心脏,捂得发烫

父亲的影子还活着

三十年了
父亲被日月的无情
湮灭在,困在地下
不规则的圆锥形状
冷漠的泥土里 

在虫蚁的掠夺中
已幻化成,它们心脏的源泉
但影子,还在深邃的时光里
继续穿行
赤脚医生的名号
世世代代,留在尘封的记忆里

就算,苦难的岁月
携着星星和月亮,肩挑背磨
把没有嘶喊的沙滩
使劲地,吆喝到陡峭的岸上
过早地
磨烂了要命的骨骼
吞噬了跳动的血脉
堵住了能说话的嘴 

但父亲,鲜活的影子
在后屋斜对面的半山坡上
依旧,倔强地,活着
哪怕,该死的乌鸦
时而,高兴地,飞过

老槐树

老家的那棵老槐树
邻居说,已两百年了
春夏秋冬的衣装打扮
穿了又脱,脱了又穿
不丑,也不张扬
弯弯曲曲的模样
一点儿也不,招人嫌

似乎像一位智者
注视,祖祖辈辈的人们
从黎明到深夜
贪念,所有的天空和海洋
从不招个手
也不说句话儿

更像一枚戒指
戴在,时光的无名指上
陪着,故乡的大地,蓝天
从不索求,时间的过道
都有暖阳,照在心上

走过春天

穿越了枯黄萧索
掩盖了,冰凉冷漠的幽暗
浓情似火的流年
不再被苍凉的眼神,淹埋

闭上眼
春风拂面的暖 
暖了眸,暖了念
暖了,所有高山流云的眷念

假如阳光,暂时缺席
不如听雨,穿林敲叶
让爱的力量
向体内逶迤,伸展
直到,一朵清绝的花
开在心间

就算千年之后,无力踏过沧海
我依然会站在
长满苔藓的青石板上
把爱情埋在绿叶里
等你,抚摸肩上的阳光
等你,越过春的肩膀
把天空,擦得更宽更亮

骄傲的水草

形状各异的高楼大厦
墙面,地板,都很透明
没有私密性
而我,标本在哪里
在哪里记载着
祖先们,都不知道

活到现在,只知道
人类,胆子特别大
随时向我泼脏水
开始水土不服,没吃药,自愈了

脏水逐渐多了
免疫力还强了,进化了许多
邻居也多了起来
势力也越来越强大
每天,都是春风满面

不像现在,看见他们
每天累死累活
求菩萨,跑医院

而我,唯一的疑问就是
不知书本上,有没有说
凡事,都有因,才有果
有果,必有因

南凤凰的夜晚

南凤凰的
徽派吊脚楼,没有空房
夜晚的天空,流光溢彩
南腔北调,心慌意乱的主子们
都把自己,倒入了沱江的胸膛

把影子拉上来
似旋风一样,去了
能够,嘶吼发狂的,纵情吧
肆意地甩头,扭臀,摇摆

侵略鼻孔的
烟味,香水味,洋酒味
在川剧脸谱的,头颅上
和着,霓虹的绚烂
曼妙成,色彩缤纷的立体画卷
瞬间,就屹立在了
人间天堂,高高在上

结伴牵手的人流,散了
只见,南凤凰的月亮
把心带走了
找一个,没被风刺痛的地方
去忏悔,去祷告
把肮脏的灵魂过滤掉

与你的距离

写过很多,漂亮的诗行
每次都忧伤地
从你身旁,走过
像一个不变的承诺
要等上,很久,很久
 
我积蓄,所有的想念
与灵魂对话
给自己开个药方
想收获,一个微笑
一个瞬间的,拥抱

可触摸不到的人
已插上天使的翅膀
在我不能说爱的季节
却花姿招展地盛开

或许
我只有把梦,低到尘埃
用一支素笔
写一首关于秋天的诗句
深夜,丈量着
与孤独的距离
有没有走远

算或不算

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什么时候会有名气
我说了不算

我想做个大明星
我说了不算
割去了丑陋,打过玻璃酸的脸蛋
出现在各种银屏上
很多人,会骚扰我

我的链接,流量,粉丝
水军,枪手,绯闻足够多时
各大媒体,会加班赶点地宣传

头像,艳照
在洗手间,社区,岔口
人流量最多的地方
到处张贴,闪耀
不担心,有人毁掉
当垃圾,吐唾沫

我想做个好人
我说了算
偷鸡摸狗,不是我的做派
逾越红线,好吃懒做
践踏人性是我的禁区
雷锋,焦裕禄,是我的榜样
永远,在行走的路上

我想做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我说了算
勇敢地,抛弃家庭,社会
不要这张爹妈生的
轮廓分明的脸
不仅我自己,整个人类
第一时间会知道

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不要八卦,虚名和荣耀
只祈祷
我的魂灵,依附在我的肉体上
虚情假意,尔虞我诈
不要来折腾我
声嘶力竭的咆哮,立地成佛
你说,算还是不算

找到天空去存在

莫问
我思念的目光,为何这么瘦
莫问
我哀怨的惆怅,为何这么长

只因为
每一片与众不同的云彩
都希望,找到天空,去存在

希望,有一天
你走进我的心里,你会哭
因为,里面全是你

不希望,有一天
我走进你的心里,我会哭
因为,里面没有我

作者姓名:冯书辉,男,四川广安人。
作者单位:武汉科技大学
作者住址: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兴华街99号8幢1单元502室
邮编:638500
联系电话:18980331178
QQ邮箱:736563877
作品 全部
相关资讯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