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丁香墨客
加入时间:2016-05-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韩东林 笔名:丁香墨客 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迄今已在《满族文学》《黄河文学》《诗潮》《华夏诗报》《绿风》《散文诗》《散文诗世界》《辽河》《唐山文学》《中国诗人》《关东诗人》《中国现代诗人》《诗歌月刊》等近百家报刊发表作品近八百篇(首),作品入选《2009年中国散文诗精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诗人诗典》等多部文集。曾荣获第二届杨大群三农文学奖、第二届白天鹅诗歌奖等,出版有诗集《记忆之城》。

在北市场,走进烟火的记忆(组诗四首)

满汉全席,舌尖上的传说

上菜!几声吆喝从遥远的宫廷中
传来,此刻凤帘卷起
卷起御膳房外久久的期待
爱新觉罗的酒香已经在宫廷中弥漫
宴台上的图腾 已抖开威严的龙须
凤舞的丝竹 奏响民间的曲乐
宫娥的舞姿 从一阙词韵中
翩翩而来 醉了一干逍遥的满汉群臣

一百零八种丰盛的菜肴 就是满清宫廷的
风景 从御膳房中轻盈端出
是谁惊叹一声 让大清的宫殿
荡起风卷残云的欲望 群臣却仍然端坐如钟
直等到 金口中吐出一道圣旨
龙袍脱下平日里的威严
龙椅移开早朝时的威武
一道满汉全席 让大清帝国瞬间现了原形

在北市场 这是最高贵的烟火
是谁 将这一桌全席
从大清的宫廷中 端上老北市的记忆
精艺的大师 曾经将民间最美的风味
请进清冷的宫殿 让大清独享
而跪拜的大臣们 只能沉醉于飘逸的酒香
将民间的疾苦 隐匿在大舞台宽大的
水袖里 在游龙戏凤的鼓乐中一醉方休

民间小吃 写不尽的诱惑

曾经 无数次从老北市的传说中走过
那些记忆 深藏着童年的欲望
味里香的烤串 摆在火红的炭火之上
诱惑,从谁家的窗缝中隐隐飘来
遛弯的大人们 只能将空空的口袋
一次次翻成让童年失望的惆怅

曾经 老北市的吆喝声惊醒了晨梦
那些清香 沸腾在舞蹈的馄饨店里
大碗茶 沏开了盛京的喧闹
牛庄馅饼 让民间的口水
流成了 无法忘怀的旧时光
而遛弯的少年 也在记忆里慢慢长大

就这样 无数次走进民间小吃
走进马家烧麦的诱惑
甚至让惊奇的目光 抚摸每一缕清香
即使听一次熟悉的乡音 
唤回舌尖上 久久萦绕的美味
便有许多精致的词语 在内心涌动 越久越浓

在文奉园 阅读老沈阳的旧时光

那些沉淀在时光里的 文化之美
总是令我 将岁月的浮尘轻轻拂去
这座城市中的文化之园
是否还有 让盛京心动的故事
等待我 在敬慕的 每一次突兀的造访中
用泪水的涌动 静静地诵读

从盛世上河图的旧影里 
仍然能看到青花瓷上书写的人间烟火
能看到 老沈阳坚挺的生命骨骼
当我穿越于十里桃花
仍能听到 大观茶园上那一声声吟唱
能听到 老北市说书人的一腔激昂

沿着盛京大御路的历史沧桑
走进大清文化
那些从宫廷中走出的满绣旗袍
仿佛写满了八旗弟子浴血拼杀的传奇
但风云已去的大清帝国
仍然在一阙阙 来自民间的莲花碎步中土崩瓦解

此刻 我在黑土家珍的意境中停下脚步
仿佛被民俗的光芒
映亮了曾经走失的诗意梦想
并让我 倾心于一种最质朴的渴望
仿佛耳边再一次想起:沈阳啊 我的故乡
多想让老北市的旧时光 丰盈我记忆的诗行

实胜寺,一匹白骆驼托起的圣境

净域宏开登福地
慈航普度出迷津——题记

在老北市场,我不能忘记一只白骆驼
更不能忽视它曾有的灵性
它跪卧凡尘的瞬间
一座金佛 便找到了归属之地
净域宏开的盛京 便成为满清帝国
开疆扩土的灵佑之城 风水宝地

在佛性的眼眸中 这是一方净土
圣洁的莲花 可是白骆驼幻化的生命之魂
当它从遥远的荒蛮之地 
远行于山水之间 就是一次神灵的迁徙
一如观音大帝 端坐在莲花之上
那吉祥的金色佛光 
也在白骆驼的双峰之间 盛开成清莲

于是 老北市场的芸芸众生
拥有了慈航普度的一方圣境
那是一匹白骆驼 用虔诚的双峰托起的圣境啊
于是 在老沈阳烟火的记忆里
总会有晨钟暮鼓 敲响祈福的心愿
总有藏地的转经筒 转出人间最质朴的祝福与吉祥

卑微的草木

那些原始的情节 
渐渐柔软
成长不再是雨水之后的欲望
逃离的动词 让喧嚣
失去过往的掌声

而我静止成卑微的草木
只是静止 
像最初沉睡的婴儿
对眼睑之外的所有事物
以幸福的回避 据而远之

身世永远是猜不透的谜语
但绝不会是高贵 
因为家族的庞大 广袤而卑微
那些野性的飞鸟
只从草尖上匆匆飞过

偶尔落下的羽毛或鸣叫
也会被风声掠走
只有一秋啊 
当花朵和落叶彼此相惜
一生 已被泪水和音乐淹没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